6+1留学服务模式

华尔街日报发布2021年美国最佳大学排名!联合泰晤士再次叫板USNews!

美国留学云-院校新闻-2020年10月09日 15:35

众所周知,排名是留学党选校最重要的依据,U.S.News美国大学排名榜单是目前最具权威和影响力的美国大学排名榜,早就成了出国党的选校参考。然而你知道么,人家英国人对U.S.News排名的意见可是不小呢!这不,泰晤士高等教育联合华尔街日报发布了一项最新美国大学排名!

  众所周知,排名是留学党选校最重要的依据,U.S.News美国大学排名榜单是目前最具权威和影响力的美国大学排名榜,早就成了出国党的选校参考。然而你知道么,人家英国人对U.S.News排名的意见可是不小呢!这不,泰晤士高等教育联合华尔街日报发布了一项最新美国大学排名!还叫嚣着他们usnews只看钱,但是我们才是真正的看实力。下面跟小编来看看该榜单的发布情况。

  常春藤联盟在今年的《华尔街日报》/《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大学排行榜上占据了主导地位,但是美国大学的未来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不明朗。

  事物变化越多,就越会保持不变——至少在美国一些最古老、最负盛名的大学里是这样。

  这是今年《华尔街日报》和《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学院排行榜的一大看点。

  哈佛大学连续四年蝉联榜首,紧随其后的是麻省理工学院和耶鲁大学,分别位居第二和第三。

  事实上,传统上被称为常青藤联盟的八所私立大学都在前15名之列。

  除了哈佛和耶鲁,常春藤盟校中还有布朗大学并列第五,普林斯顿大学并列第七,康奈尔大学第九,达特茅斯学院第12,宾夕法尼亚大学第13,哥伦比亚大学并列第15。

  在前10名中,超过一半的商学院位于美国东北部,除了斯坦福大学(第4名)、杜克大学(并列第5名)、加州理工学院(并列第7名)和西北大学(第10名)。

  排名的公立学校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排在第23位。

  立思辰留学云表示,常春藤盟校的持续成功与他们雄厚的财力有很大关系。就像美国学院和大学协会主席Lynn Pasquerella所说的,学术资源、研究生债务、教师的多样性和毕业生的薪水等指标都倾向于那些有大量捐赠基金的学校。

  这些都是《华尔街日报》排名中的关键指标,排名基于四个主要类别的15个因素,具体为:

  每所学校的总分数有40%来自学生的成绩,包括毕业生的工资和债务;

  30%来自学术资源,包括学校在教学上的花费;

  20%来自学生的参与度,包括学生是否准备好在现实世界中使用他们的教育;

  10%来自学习环境,包括学生群体和教学人员的多样性。

  当然,今年的排名是在全球新冠大流行期间发布的,这场疫情让学生们在早春就回家了,也彻底改变了今年秋天的校园生活和教学方式。

  美国教育理事会(American Council on education)主席特德米切尔(Ted Mitchell)认为,要用任何标准来衡量高等教育,2020年都是极其困难的一年,太多东西都在变化中,两秒钟前发生了什么,两秒钟后会发生什么,真的很难确定。

  《华尔街日报》/《泰晤士报》高等教育排名(以下统称为WSJ/THE排名)所依据的是在高等教育几乎完全关闭之前收集的数据,没有考虑远程教育质量或个人健康和安全措施等日益重要的因素。

  尽管如此,学费或学生多样性等基本因素在大流行期间基本保持不变。

  结果和价值

  其他一些大学排名则关注大学新生的质量,考察标准化考试的成绩以及学生在高中班级中的排名。

  一些人还非常重视外界的意见,对大学管理人员进行调查,看看他们是否认为参与评比的大学做得不错。

  但WSJ/THE排名采取了不同的方法,强调学生毕业后看到的投资回报。在这份榜单上排名靠前的学校,其毕业生一般都对自己的教育经历感到满意,并找到了薪水相对较高的工作,可以帮助他们偿还学生贷款。

  雄厚的财力

  哈佛大学的捐赠远远超过了WSJ/THE排名榜上的其他学校。

  截至2019年6月30日*《华尔街日报》排名前100名商学院的捐赠市场价值

截至2019年5月31日,迈阿密大学排名第53 注:如果一些校园的捐赠基金属于更大的州立大学系统的一部分,则被排除在外。 资料来源:2019 NACUBO-TIAA基金研究

  在以学生成绩为主的子排名中,普林斯顿大学名列榜首,杜克大学、哈佛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并列第二。

  这四所学校的毕业生都能拿到高工资,普林斯顿大学加入联邦财政援助计划的学生的债务也在榜单上排名第三低。

  (由于WSJ/THE排名部分依据的是毕业后10年的薪资水平,因此没有反映出应届毕业生的经历。由于疫情的蔓延,许多应届毕业生正面临创纪录的失业率。)

  该排名还通过将各商学院的总分数除以其净学费来衡量排名前250的商学院中最具价值的商学院。

  按照这一标准,排名的学校是伯里亚学院,这是一所位于肯塔基州的不收学费的私立文理学院。

  美国海军学院(United States Naval Academy)是榜单上唯一一所服役院校,也不收取学费,但由于学生必须在毕业后服兵役,因此它不被考虑列入最佳性价比排名。在性价比排名前10的学校中,只有两所是私立学校,而排名第二和第三的院校伯纳德巴鲁克学院和纽约城市学院都是纽约市公立大学体系的一部分。

  在全国各地,许多公立学校都在报告2020年秋季学期的入学人数。印第安纳州的普渡大学)迎来了创纪录的8,977名新生,较上年增长11%。乔治亚州立大学也公布了其亚特兰大校区的新生人数,包括5,200多名新生,较去年增长了13%。

  美国学院和大学协会的帕斯克莱拉女士表示,过去,学生们希望进入最精英的私立学校,因为这将创建他们的社交网络,但事实是,那些负担得起这些学校的学生已经拥有了庞大的社交网络,他们不再需要常春藤的名声,所以现在我们看到公立学校的数量在增加,它们不仅达到了招生目标,而且超过了招生目标。

  学生价值

  在经历了一个围绕种族平等的抗议和辩论的夏天后,许多潜在的学生还在寻找能够吸引来自不同背景、生活方式和地域学生的大学。17岁的凯蒂·戈扎洛夫(Katie Gozaloff)是纽约塞维尔高中(Sayville High School)的高三学生。她说,在她决定申请哪所大学时,多样化的学生群体是一个“关键”因素。

  凯蒂说,“多样化的学生群体让学生有机会与来自不同背景的同学交流,这是一些美国本土学生难得的机会。

  许多教育管理者还认为,学生多样性可以提高教育质量。罗格斯大学纽瓦克分校(Rutgers University-Newark)的校长南希?坎特(Nancy Cantor)说:“当你把这么多生活经历带到课堂上时,想想课堂上的对话质量。”

  罗格斯大学纽瓦克分校的学生中有28%是西班牙裔,21%是白人,18%是黑人,17%是亚裔。南希校长表示,学生们将在一个日益多样化的世界中生活和工作,这提供了一个机会。没有什么学习方式比从知识多样性中受益更为有效的了。

  WSJ/THE排名的子集围绕大学相关体系和环境展开,由位于加州的拉塞拉大学主导开展,关注点包括大学学生和教师种族的多样性,其中也涵盖了按需要给予学生资助的本科生比例和国际学生比例。拉塞拉约有一半的本科生获得了联邦佩尔助学金,但仅限于低收入家庭的学生;48%的大学生是西班牙裔,17%是亚裔,12%是白人,7%是黑人

  加州大学欧文分校和加州州立大学北岭分校在子排名中并列第二,加州共有14所学校跻身该类别的前20名。

  在新冠大流行中提前规划

  选择一所合适的大学一直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大流行使这一决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困难。今年秋天申请大学的高中生说,新冠病毒已经成为他们决策过程中的一个主要因素。

  北卡罗来纳州罗利米尔布鲁克高中17岁的学生Stellana Erickson说:“我希望它会消失,但我不知道这是否非常现实。所以我一直在观察大学都在做些什么,他们是如何处理病毒的,学生们是否还在宿舍里等等。因为我不想明年上学,担心感染病毒,或者我周围的人被感染”。

  Stellana说,不管病毒是否仍然是个问题,她都决心明年秋天开始大学生涯。但其他学生正在考虑推迟他们的教育计划,直到疫苗可推广使用,或者先选择在网上或社区大学开始学习,日后再转学。

  美国教育委员会的米切尔先生表示,他也听到很多学生说自己确实想去读大学,也已经准备好去体验大学生活了,但是在一切恢复正常之前,他们担心目前大学教育水平是否值得自己这么做。米切尔表示理解。学生们可以考虑不同成本如何去使用是非常重要的,也是一种新的思考方式。上不上大学不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标准。

  高中毕业生面临的另一个难题是,申请那些由于新冠病毒限制而无法前往访问的大学。Stellana表示,这给大家带来很大压力,因为如果申请并被录取,但是从来没来过那个学校,如何知道自己是否真的愿意去呢?针对大学的虚拟参观没什么用,只能选择去听一些流行的观点和去过那里的人反馈的经历。

  但这都多少建立在猜测的基础上,因为大家根本不知道实际会是什么情况。

  而且,那些最终进入校园的学生可能会发现他们只能上在线课程,无法参加传统的线下活动。对于像戈扎洛夫这样想要主修戏剧并从事演员职业的学生来说,这是个大问题。“像数学和所有常规课程这样的必修课,我想我可以在网上学习。但由于我想进入表演艺术专业,我觉得网课会很困难。我喜欢在表演现场,问问题,和老师在一起互动。在表演艺术课上,这是必须的,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得到关于你表演的手反馈“。

  把握机遇、应对变化

  尽管大流行给学生带来了种种不确定性,但教育专家表示,这场危机也是一个机会,可以让美国大学在服务学生的方式上做出积极的改变。

  米切尔先生也表示,在过去的十年里,高等教育里学生人口结构也有了很大变化,学生年龄变大了,流动性更强了,他们也有了更多责任、从事多种工作,有不同的家庭成员。他认为高等教育机构需要更适应在线教学和学生支持的模式,这将是一件好事,因为这能够让他们接触到更多的学生。

  与此同时,他也担心高等教育可能会丧失一些对构建社区氛围很重要的因素,比如多元性和包容性。网络倾向于孤立社交,而校园一直是打破社交孤岛的地方。所以他担心,如果没有健全的校园环境,就会丧失创立公民社会一个重要杠杆。

  加州民主党众议员、众议院高等教育和劳动力投资小组委员会主席戴维斯(Susan Davis)说,大学需要联邦政府提供更多支持,以应对冠状病毒危机。她说,扩大包括佩尔助学金(Pell grants)在内的助学金项目,可能有助于学生度过疫情,并在危机结束后向更多人开放高等教育。

  教育工作者希望美国学生已经做好应对挑战的准备。杜兰大学(Tulane University)校长迈克尔?菲茨(Michael Fitts)表示:“这是美国社会的一个非同寻常的时刻,我们都在努力坚持下去、不断成长。这一代人不受过去的束缚,他们习惯了改变,习惯了接受挑战。在这个时候,我将把上大学视为一场冒险,并让自己做好准备,充分迎接即将到来的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新冠病毒危机总有一天会过去,大学生的生活经历不可能被永远改变。与此同时,大学排名仍然是学生和家庭可以用来指导他们决策的有用工具。

  但值得注意的是,任何大学的排名都不该成为左右申请者决定的唯一标准。一些学生可能会从强大的体育项目中受益,而另一些学生可能会寻求蓬勃发展的艺术活动或活跃的姐妹会和兄弟会。《华尔街日报》和《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学院排行旨在作为家长们考虑选择的起点,毕竟没有一所学校适合所有人。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它们是接近排名的顶端还是底部,所有这些大学都有能力培养出优秀的学生。就像在生活和商业中一样,在大学里取得成功取决于你如何利用大学里的各种机会。

分享
  • 资深留学专家一对一申请

成功案例

名校推荐